又见秋季,秋雨总是在不经意时来访,粘粘稠稠氤氲整个午后。宿舍门口,煮开一壶水,轻呷着珍藏几年的普洱茶,秋风夹着雨丝拂过,任凭这惆丝轻抚于身,思绪飞扬于袅袅茶香与水气中,依稀中,远处的风车在缓缓轻舞,如她妙曼身姿......
 



 
  她,那个身着素白连衣裙的身影风车声中越来越近,一位来自湖南岳阳的女孩......
 

  高三那一年壮壮凌云的我笃信“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”,然而事与愿违,高考成绩仅仅能敲开惠州学院的大门,带着不甘与忧伤,那年的秋天去了惠州,初到他乡的我常思念起家乡的一切。在那个秋风微起惠州西湖边我邂逅了她,清楚地记得她在湖边的小摊购买着切好的菠萝津津有味地品尝着,她对身边的工友说,菠萝很甜,我搭讪说我家种了好几亩,若喜欢吃菠萝就嫁给“菠萝之乡”的帅哥吧,她扑噗一声,嘴里的菠萝喷了我一身,慌忙中,她不知所措,而我趁机偷窥了她的脸,天生丽质的脸蛋如春天微微绽放的桃粉。直到她的工友递给我纸巾抹擦她的“杰作”时,她害羞地低下了头...…。接下来,花前月下,一切如电影剧情发展着…
 



 
  大学毕业后,我带着梦想回到家乡,成为了一名老师。而她依然在恵州工作,工作后的第一个秋天,思念把她带来了南方菠萝的家园。在相聚的秋日里我带她逛遍了菠萝的海,告诉了她菠萝的海的昨日与今天。她说她爱上了菠萝的海,明天她也想与菠萝的海为伴。我沉默不语,那天深沉菠萝海上,她的白裙子飘逸而忧伤,那个秋天的白色,我用生命来记住了的颜色。
 



  别离后,母亲告诫我,不要娶外省妹为妻,理由是不懂普通话的父母无法与她沟通。一年后,她嫁为人妇,那年秋天,我躺在菠萝的海上做了一个梦,梦里的白裙化为那一排排呜咽的风车。

  这些年家乡菠萝的海也享誉国内外,而我也成为菠萝之地的忠实拍客,深深地热爱着这片故土,作为菠萝之地的赤子,我日夜奔波于菠萝的海,记录着这片土地的荣辱与兴衰,这片土地的每寸光与热。可每当秋来时,望着那满目深情的生命力,我就想起了爱吃菠萝的她,而那一排排矗立起的风车与菠萝的海成为我镜头里最完美的组合。
 



  有人说“当《一千零一夜的故事》走向尾声时,就不要奢望着《天方夜谭》有着一部续集”。

  二年前的一个秋晚,她在QQ 中给我留言说:菠萝的海越来越美了,她很想坐着牛车在菠萝园的路上悠悠再走一回。我邀请她带上夫君和儿子再来爱博体育一次,她全家过来菠萝的海时,又是一个秋天,二天后,她一家人离开了爱博体育!那天我拎着相机站在菠萝海里,秋日的菠萝的海沉静而动人,辽阔视野的菠萝蓬勃生长,我感叹这片地的博大而富饶。风掠过,此时秋天菠萝的海更美了,大风车扬起坦荡的微笑,一切是那么的安定与祥和。
 

  一阵秋风起,吹皱杯里水面,正是茶浓时,秋日的菠萝海风车缓缓流淌着动人的光影,那是我年轻时的爱恋,我今生根深蒂固的眷恋啊。

  本文发表于2015年9月9日